当前位置: 草根论文网 >> 其它相关论文 >> 文章正文

浅谈叙事时空的自我束缚

来源:草根论文网 时间:2017-04-10 字体:[ ] 收藏 我要投稿 浏览:

 马原是一个很注重时空叙述的作家。20世纪80年代,他天马行空的小说叙事,赢得了文学批评界的高度赞誉,从而也奠定了他在当代文学史上的地位。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很多读者和文学批评家对整个文学创作失望,对传统的文学叙述已经出现审美疲劳,马原的出现引起了他们的阅读兴趣,进而改变了他们对小说写作的看法。但是马原的叙事时空一旦定型,在不能超越自己后,实则是写作的倒退。

巴赫金认为:“文学中已经艺术地把握了的时间关系和空间关系相互间的重要联系,我们将称之为时空体。言外之意,如果一位拙劣的作家不注意长篇小说的时间和空间形式的把握,尤其是把握不了在时间和空间形势下人的复杂存在状态,那么他在叙述上肯定是不成功的。尤其是一些作家凭借耍小聪明毫无节制地玩弄叙述技巧,不注意叙事时空的有效节制,这势必会影响小说的审美理想。时间是个体存在中的人对社会和自我的认识过程,而空间的存在又是个体对生存体验和审美感知的具体存在场域。显然马原的这部小说犯了同样的错误。

初看《牛鬼蛇神》体会发现,故事的叙述时空确实闪现出马原的叙事魅力。他将零散的故事洒落在1966年到2011年这条时间轴上,不断地来回滑动,探寻生命的生成、演进、流变与发展;把很多人物洒落在北京、西藏、海南岛,并触及辽宁和上海,几乎贯穿整个中国大地,赋予特定的社会时期以生命的意蕴和历史的内涵。但是这种具有地理学意义上的文学叙述缺少地理环境中特有的地域文化气息,这就使得马原的故事讲述缺少鲜活的力度和深度。对马原而言,北京、西藏和海南岛只是一个地理符号而已(虽然任何一个符号都表征一定的意义),尤其是书写后期的生活更为如此。如果把故事的空间撤离海南岛,小说的整体风格和结构框架也不会发生大的变化。

按照巴赫金的理解,我们完全有理由把《牛鬼蛇神》看成是具有“道路”意味的小说。他把感情和价值建立在“道路时空体”上。道路是偶然邂逅的结果,它在空间的路途和时间的进程中偶遇。两位来自不同地域的陌生少年大元和李德胜因为时代的错乱连在了一起,他们被指定在北京郊区住下,有组织地到天安门感受伟人的气魄。红卫兵们对神奇的“革命”格外关心和支持,他们忍受饥饿和疲劳,深受政治运动的启发和教育,“他们带着渴望而来,他们带着满足归去”。“道路”上的意外收获,改变了大元的人生道路。因为“道路”的存在,消除了大元和李德胜以及大元与比自己大几岁的林琪“复杂而具体的社会性隔阂”。毋庸置疑,“道路”在马原的小说中起着重要的情节作用,让“道路”(大串联行走的道路)获得了如此丰富的社会隐喻意义。随着时间的流动,它的隐喻意义更加丰富和深刻。这里不仅是历史时代政治指挥下的道路,也是将来大元和李德胜们的生活道路、心灵道路以及苦苦追索人生叩问人生哲理的道路。这在马原对《牛鬼蛇神》时空结构的营造上是一次突破,获得了叙述的成功。

当然,马原在“道路”意义上的叙述,寓意着历史与未来,显现出过去的“我”与现实中的“我”对世界本原的看法和思考。昨天、今天和明天这三种时间记忆错位的叙述,暗示了马原对世界生活无规则的错乱表现。“道路”上的相遇,推动了整个小说的时间和空间叙述的进程。大元和李德胜在北京的偶遇,成为主宰情节的主要线索。也就是说“道路”成为组织小说基本情节的中心。于是,“道路”的情节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可是,马原这一叙述法则的成功,却忽视了叙述的另一层面。在巴赫金看来,时空体的重要性还在于它的描绘意义。

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去理解马原《牛鬼蛇神》的时空叙述结构就不难发现,马原在这方面是存在很大问题的。其实,任何一部小说的叙述都具有时空体的性质,或许在这里以叙事时空的角度解读马原的小说显得多余。但问题不在于此,关键看马原的时空叙事中能否体现出“道路”所蕴含的诸多意义,否则的话,这部小说就会失去它应有的艺术价值。巴赫金认为时空体的描绘意义在于:“小说里一切抽象的因素,如哲学和社会学的概括、思想、因果分析等等,都向时空体靠拢,并通过时空体得到充实,成为有血有肉的因素,参与到艺术的形象中去。这正是马原所欠缺的。

马原时空叙事的问题还不止于此。首先是小说目录的编排上,编辑者遵循作者小说叙事者的意图(或许就是作者本人的暗示),在结构上进行倒金字塔式的编排,似乎格外引人注目。依次分为:0《北京》、卷1《海南岛》、卷2《拉萨》、卷3《海南》。总体的时间顺序并没有错乱,但在每一卷中的具体时间发生了错位,空间也随之进行了置换。在文本的编排上,马原是很注重小说结构的。从目录可以看出,每一卷都由四章构成,并且每一卷以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O章排列,每一章里面又用阿拉伯数字以3,2,1,0的倒序排列,这种数学公式似的游戏,其实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充其量是一种符号的摆设而已,增加了读者对目录的瞬间停顿。即便如此,在小说第85页到99页之间,叙述到“冈底斯山的诱惑”时,却以a,b,c,d,e,f,g的形式顺序排列,又与其他形式的排列似乎发生矛盾。另外前两卷和后两卷也发生了错位。中间是由:0卷《北京》;1《海南岛》;2《拉萨》;3《海南》。从上到下排列下来,左右对称,前两卷位于中间线的右上方,后两卷位于中间线的左下方。这种混乱的时空编排,阻隔了读者的阅读时空。另外,马原以O章的出现,违背了小说日常写作的基本常识,马原试图以陌生化的数字编排,来打乱读者的阅读习惯,博取读者的赞许,未必能够达到目的。

马原的小说《牛鬼蛇神》放弃了惯常的时间概念。线性时间在创作时被马原搅乱,40多年的时间历程被马原压缩到同一时间平面上,就像一幅拼凑的图画。对生活秩序的模糊认知和对现实世界的无奈感知,是马原认识世界、认识自我的肤浅所在。马原小说里人物的真实化,过分削弱了小说的艺术魅力。那个叫“程永新”的人故意不说出来自洛杉矶修女林琪的名字,大元似乎遗忘了曾经以13岁的脑袋体验乳房获得的美好感受,这对大元来讲是否装模作样还是有意干扰大元的叙事,我们不得而知。同时,这对于一直在探索“人到底从哪里来”的大元来说,显然也是不符合逻辑的。

再以卷2《拉萨》为例。马原把时空移到神秘的西藏。首先是大元与李德胜因在“道路”上的偶然相遇而相知,后来他们保持20来年的通信,仍然没有淡化在少年时期培养出来的情感。接着在大元的邀请下,李德飞到西藏拉萨。叙述者为了显示知识的丰富,与山民李德胜谈论起《古兰经》,接着穿插不必要的故事。这或许是大元在同老婆房事后继续拼贴故事,叙述大元的一些狗朋狐友,以及与李德胜的相识,最后在大元的带领下游览拉萨城,穿越昆仑山、冈底斯山和喜马拉雅山周边的区县。这里故事套故事的手法再一次显示了马原陈旧的叙述圈套。比如,大元的朋友李德胜来拉萨玩,与诺布一起,诺布又讲到他40年前阿爸的故事。这里完全没有必要穿插进去,最多显示了马原随意拼贴故事的技巧而已。李德胜在拉萨短短20天里,似乎就是专门来听诺布和大元讲故事的,这在小说的时空叙述上有违背逻辑的嫌疑。送走李德胜后,大元又马不停蹄地叙述诗意的拉萨城圣诞之夜与朋友启达、李克、新建、少华、货中无聊的交谈。最后又偶然冒出对修女林琪的叙述,是否狗尾续貂?一些无意义的日常生活琐事生拉硬扯地移居到文本中,显然冲淡了小说的审美艺术的浓度。

另外,在卷3中,大元喜欢一本叫《刀锋》的书,而书的作者是毛姆,人物又是以大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为原型杜撰而成的,由此对“人、生活、生命、爱”产生新的认识,另外又从菲尔丁那里获得另外一种感知方式。于是叙述者不厌其烦地罗列一些哲学警言,甚至包括马原前期小说中的一些警言,把这些生拉硬扯地揉进现实生活中,并在生命的最后与朋友李德胜的女儿小花搞在一起,完成了大元的心愿。琼州海峡的日记,只是那个叫马原的人一厢情愿而已,对于小说时空体的描绘意义并不重要。

总之,马原这部凝聚大半生智慧的小说虽然在某些叙事技巧上有所超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并不能掩盖小说的总体艺术局限。他用半世纪的经历与思考去探索“人从哪里来”,最后得出“原来这才是生活”的结论,并没有充实小说的思想艺术内涵,丰富小说的艺术形象,突破已有的叙事成规。顽固不化的叙述方式,自我重复,以及对历史深度意识的任意消解与弥散,絮絮叨叨地大发议论,最终使得《牛鬼蛇神》这部小说丧失了应有的读者和市场。

标签:
作者:郑编辑 责任编辑:郑编辑

相关论文信息

毕业论文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业务流程 - 版权声明 - 代写论文价格 - 合作期刊 - 论文联盟 - 网站地图 - baidu.xml

草根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代写专科毕业论文等]、代写硕士论文、代写代发职称论文等论文代笔服务!我们的论文代写交易流程,支持支付宝交易,保障您在论文代写过程中享受诚信服务。同时提醒大家代写论文,还需慎重选择商家,以免上当受骗。代写论文要找专业的,信誉好的。

CopyRight © 2007-2016 草根论文网 www.cglu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8006032号